首页 > 新闻动态 > 详情

融掉40支玻尿酸之后,她的脸还能救回来吗?

2023-07-06

朋友们好,今天来讲一个苦口婆心拯救“馒化脸”的故事。“馒化”这个词儿,现在就跟洪水猛兽似的,几乎每个来面诊注射的“小白”求美者都要把这一句挂在嘴上:“我不要‘馒化’奥,我要打的自然一点。”可爱的小白们呀,你们可知道有多少医美老鸟在馒化的路上已经悔不当初很久了?ta们想不想恢复呢?当然是想的,但是所谓一朝被蛇咬。不对,可能还不止一朝,可能多年来已经尝试过多种方法但是并不尽如人意的。ta们在再次修复的时候就会特别的谨慎和固执。

今天这位在医美道路上辗转腾挪了好多年的老鸟小A,十多年前就开始打针了。据她说,她整形的足迹遍及港澳、东南亚和日本。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当时不懂啊,一针下去凹陷就填起来了,觉得太容易了!一开始打就刹不住车了,而且你知道外面玻尿酸比国内便宜多了,多打几支也不心疼……”

如今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小A,是一张十分典型的“玻尿酸脸”。馒化、发泡、苹果肌堆积感严重,表情僵化,且整个面部呈现一种“油光光”的观感。

说到这里我又不得不感慨一句:馒化这件事情发生在一百个人身上真是可以有一百种形态。就是远看一样的“猪刚鬣”,近看你会发现各个局部和细节各有各精彩的膨胀和僵化。比如说小A,她就是中面部肿胀,但是鼻基底附近又呈现奇异的凹陷,当然这个凹陷很大程度上来自面中“太满”,平地而起的两坨宛如两片高原,鼻子被挤在中间,低洼的越加明显。同样的道理,这么满的面中,泪沟还是妥妥的存在,并且在做表情的时候,泪沟位置肉眼可见填充剂的条索状。

真的挺“馒”的,但是好在小A虽然打多了针,但是打的都是玻尿酸。比起后来我们遇到的那些长效填充剂打多了的求美者,她真的算幸运。因为处理的过程并不是那么艰辛。

简单来讲,我们给小A的治疗建议是:溶解过多的玻尿酸,恢复一段时间之后注射童颜针,做整体的收紧提升,视童颜针的效果再考虑是否在局部再用少量玻尿酸做一定的“精修”。

是的,医疗上,处理小A的“馒化”并不是那么曲折,但是说服她接受治疗方案以及陪伴她经历整个治疗过程,还是挺一波三折的。我觉得很有必要写出来给医美界的朋友们看看,也许你们在接待同类型的求美者的时候,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

1曾经忠实的“玻尿酸党”,如今对玻尿酸充满恐惧和质疑

人,极端起来真是可以挺夸张的。如今的小A对玻尿酸可以说是持完全否定的态度,恨不得置之死地而后生。所以,当我们把治疗方案合盘托出之后,她第一时间就拒绝了。为什么呢?因为她一听到最后一步可能还是要用到玻尿酸,就马上把我们归类为:“你们和之前把我打馒化的医生一样!还是要给我打玻尿酸!”

后来其实我也有想过,一开始就把整个方案完整的讲给求美者听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是不是应该做到哪步讲哪部,这样就不至于在一开始沟通的时候就遭遇挑战。但是我最终还是觉得,在一开始的时候把所有的问题说清楚,把道理说通说明白更重要。如果在一开始就无法达成共识,后续会更加困难。并且,最初始的沟通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帮助我们和求美者更好的互相了解,并且在磨合中建立信任。

所以,我们费了不少功夫给玻尿酸“正名”,让小A明白,玻尿酸并不是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它作为一种成熟且应用广泛的填充材料,是无辜的。它只是在你身上被过度的使用了,就好比你吃多了碳水长胖了,碳水没错,贪吃有错。没错,我又拿出了我自己这张打了7年玻尿酸但是很自然的脸来现身说法了一回……

而最后你的治疗是不是需要再用到少量的玻尿酸,取决于前两步治疗之后你的面部状况。在童颜针的收紧提升起作用之后,如果深部仍然需要一些精准的容量补充,玻尿酸是非常适合的选择。

2再生材料是不是“生长因子”?

好了,玻尿酸的误会解释清楚了,另一个认知误区又来了。再生是什么?是不是臭名昭著的生长因子?

我很理解小A的这个困惑。毕竟在医美市场十分混乱的这十年里面,她虽然过度填充了,但是一直以来选择的材料都是玻尿酸,并且都是在正规医疗机构注射的,可见对于填充剂的选择,她还是有安全底线的。小A告诉我:“我有一些朋友打了生长因子的,现在连挖也挖不出来,一直就在红肿变形,太可怕了!”

在这个误区破解的部分,我们给小A 讲了很多原理,展示各种影像资料、研究案例,甚至给她看文献原文。向她说明聚左旋乳酸促进胶原蛋白合成的效果是可控的,和“一直长”的生长因子完全是两回事。

大量“看上去很厉害”的资料确实是有打消了小A的大部分疑惑,但是坦白讲,对于普通人来说,和这些学术资料其实是存在次元壁的,就是不明觉厉但扪心自问又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迷茫。最后我们是这样跟小A解释的:第一,生长因子从来就是一个非法的材料,是具有危害性的,国家不批准在医美使用的。但是童颜针是经过国家批准的,我们国家的医美产品批核一向非常严格,国家不可能批一个危险的东西给你打。第二,我们自己都是非常谨慎的医美从业人员,我们自己都打了。

后来小A对我说,最终让她打消疑虑的是,看到我们的脸都很自然,观念也都很正常,所以相信我们会给自己打的产品应该是靠谱的。

3玻尿酸溶解之后出现了短暂的“画皮崩坍”

终于开始治疗之后,第一步溶解玻尿酸就挑战了小A的心态。即便在溶解之前,我一再的告诉她,由于她脸上的玻尿酸量很大,溶解之后可能会发生局部的“塌陷”,因为长期以来一直有一个东西占位性的存在于皮下,如果它是正常的被人体缓慢吸收,皮肤是会适应它的慢慢消失,但是当我们一下子把它溶解掉的时候,皮肤不能马上适应,所以有些部分可能会突然凹陷了。

大家都懂的,告知是一回事,亲身经历是另一回事。当溶解酶起效,大面积的玻尿酸消失之后,的确是会有那种“画皮崩塌”的既视感的。尤其是小A脸上多年多次注射的玻尿酸不是一下都溶的掉的,就会发生有些局部溶掉了,有些局部还在,高低不平的情况。

这个阶段的确很难熬,由于小A需要好几次的溶解,“脸塌掉”的时间就又不得不拉长了一些。还好是在疫情期间,大部分时间她可以戴口罩。但是你说要心态不崩,那是很难的。

那段时间里,我们每天都会收到小A的微信,她转发了很多某书上的帖子给我们,说的都是溶解酶把自己本身的肉溶解掉了之类的,字字血泪的堪比恐怖故事。小A很害怕,怕自己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还好我保存了自己曾经溶解玻尿酸的照片(我曾经溶解过印第安纹位置),同样出现过短暂的凹陷,但是在后续注射童颜针之后,凹陷渐渐平复。我们给她的建议是:“停止刷某书,那些帖子有些是来自博主本人的过分担心,有些照片存在光线和角度问题。如果你想看案例,我就是摆在你面前活生生的案例,并没有塌掉,现在好好的。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只有等待!”

4童颜针的起效需要一段时间的耐心等待

现在回想起来,自从开始治疗,我们对小A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安心等待。”

童颜针注射完的即刻,小A很高兴,因为脸饱满圆润的很恰到好处,立马要求拍照对比。我们赶紧忙不迭的泼冷水:“童颜针是复溶的,生理盐水很快会吸收,明后天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后面几天还会肿,退肿之后再慢慢刺激组织新生。所以,现在不是你的最终效果,你的最终效果可能更好。但是你还有恢复期要经历,所以,要耐心!”

果不其然,小A三天后开始向我念叨自己脸肿了。但是好在经历了前面的那几个阶段,我们之间已经建立了挺不错的默契与信任,她开始变得很听劝。毕竟,每一个阶段可能发生的状况,我们都在事前做了告知,并且陪着她一起经历,告诉她下一阶段会发生什么。人都会对未知抱有恐惧,在经历未知的时候,如果身边有人来告诉你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其实就会勇敢很多。

5、治疗效果令人惊喜,刹不住车了!

好了,来看看最终呈现的治疗效果,馒化消失了,整个面部状态变的紧致又轻盈。现在的面部是平整的,毫无油腻和僵硬的感觉。相信大家很容易从前后对比上感受到,原来那种强撑的饱满,其实是让小A显得臃肿而老态的,而紧致轻盈的面部状态才是真正的年轻态。

现在,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在注射了6瓶艾维岚童颜针达到目前的治疗效果之后,小A刹不住车了!一再要求多打一些,让整个面部更紧致。

“效果太好了,我再多打一些吧,我的泪沟、法令纹都用童颜针打吧,那么自然,太适合我了!”

当然,是遭到我们无情的拒绝:“打住!你的童颜针还会持续起效,所以你的面部状态还会继续向好。至于一点点泪沟和法令纹,我觉得保留它们可能会让你的面部更生动。所以,现阶段你不需要在做任何事情。我们最近都不需要见面了。”

本文转载自公号:肉毒毒素btxa,作者:苦口婆心的大表姐


你可能喜欢...

05-24

2023

艾维岚先紧后填科学抗衰理念 为TA甄选 闪耀整个520

03-15

2023

理性求美审慎决策,艾维岚为求美之旅保驾护航

10-19

2021

国家药监局领导莅临长春圣博玛调研指导

10月18日上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器审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高国彪和器械监管司副司长金振辉率调研组莅临长春圣博玛生物材料有限公司,就我国医用新材料的研发与临床应用现状开展调研走访。吉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蓝翁驰陪同调研。